編者按

“我生在山東,長在青海,1987年到西藏工作。青藏高原有著我34年的青春記憶。”作為攝影記者,唐召明曾數次走過藏北,拍下了一張張珍貴的照片,留下了一串串美好的回憶,對廣袤而神奇的藏北高原有著深深的感情。關注《藏北故事》專欄,一起跟隨唐召明寫實求真的筆觸,去看那人、那物、那事、那情誼……

唐召明,現為新華社高級記者、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西藏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新聞攝影學會理事、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理事。著有《圓夢“天路”》《走遍藏北無人區》《離天最近的地方》《神秘的藏北無人區》等紀實作品。

患難真兄弟

30年前,雙湖縣嘎措鄉政府所在地第一村的60多間土木結構房屋后面高高挺立著幾十臺翹著尾巴、刷刷地轉著長長風葉的風力發電機。如今家家戶戶的風力發電機已不見了,村民們全用上了村太陽能光伏電站的電來照明和看電視。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激情時

2001年7月6日,藏北高原無人區科考團兵分兩路,一路去申扎縣馬躍鄉考察附近山上的巖畫;一路由“洛書記”率領考察班戈縣保吉鄉的溶洞,而我恰好被分到“洛書記”這一路,也就留下了今天難以忘懷的記憶和感動。

QQ截圖20191104155240.jpg

索朗公布的“冷與熱”

藏北人生性耿直,說話辦事直來直去、不會拐彎抹角,不管對誰都一個態度,以致于有時會產生一些小小的誤會。我與原雙湖辦事處主任索朗公布就有一段“從冷到熱”的故事。

U020191029580658935970.png

一張圖片 30年情緣

1987年盛夏,我調入西藏工作不久,便一人獨闖藏北無人區,去尋找10年前開發藏北無人區的拓荒者、去開墾這片新聞上的處女地。

我與藏北之緣

一臺名為《圓夢》的歌舞劇,講述了一名年輕攝影記者深入西藏腹地采訪,在暴風雪中被一位藏族老阿媽所救死里逃生,他后又幫助藏族老阿媽患巨大腫瘤的女兒進京求醫的故事。

--------------------------------  更多 >>
  • 這是一只在雙湖草原帳篷周圍堆積物上準備覓食的屬兔。(唐召明2017年7月27日攝).jpg
  • 這是一只褐背地鴉(左)與鼠兔(右)同在一起覓食(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一只出洞屬兔在外曬太陽(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在雙湖草原放牧的羊群。(唐召明2001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前)在草原上與牧民放牧的馬匹(后)一同在草原上吃草。(唐召明2014年7月17日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野牦牛。(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唐召明2009年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盤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W020190731317863291508.jpg
  • W020190731316674083154.jpg
  • 這是一只在雙湖草原帳篷周圍堆積物上準備覓食的屬兔。(唐召明2017年7月27日攝).jpg
  • 這是一只褐背地鴉(左)與鼠兔(右)同在一起覓食(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一只出洞屬兔在外曬太陽(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在雙湖草原放牧的羊群。(唐召明2001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前)在草原上與牧民放牧的馬匹(后)一同在草原上吃草。(唐召明2014年7月17日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野牦牛。(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唐召明2009年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盤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W020190731317863291508.jpg
  • W020190731316674083154.jpg
辽宁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