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雜志

色拉烏孜踏古

易文文 發布時間:2019-10-09 15:33:00來源: 《中國西藏雜志》

  我對距離拉薩北郊3公里處的色拉烏孜山麓好奇已久,那里自古就是藏傳佛教高僧講經說法之地,有許多僧尼小寺環繞其間,無法一一丈量的山路如散布其中的故事傳說般曲折而美妙,令人應接不暇的眾多圣跡像懸掛在山腰的彩色經幡,如此奪目,又如此遙遠……歷史的深沉,總不容我們一眼探究到底,最精彩的內容無法用眼睛捕捉,也許就藏在那靈光一現的感受里,也許藏在欲辯忘言的心意間。

  因緣際會起風云,色拉曲頂

  藏族司機大叔嫻熟地操著方向盤拉著我行駛在色拉烏孜山麓,車子在山體間旋轉著往上攀升,來到一處被松柏包圍的古樸建筑,這便是色拉曲頂。它的面積不大,有人卻說它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搖籃,它的歷史比色拉寺還長,在這里醞釀誕生過幾件格魯派教法史上的大事。

  1407年,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決定將傳教重心從山南地區往拉薩河谷轉移,當時拉薩柳烏宗的宗本柳烏?朗杰桑波在色拉烏孜為宗喀巴修建了色拉曲頂禪修房,供其夏日安居和授徒傳法。宗喀巴在這里住了兩年,先后收了600多名徒弟,并著書立說,注釋了《中論廣疏》,撰寫了《龍樹中觀根本慧論廣釋之正理海》等書,奠定了格魯派的顯宗基礎。

  宗喀巴在色拉曲頂獨處靜坐,深思熟慮格魯派的未來發展,他決定按照古印度法會的形式舉行一次祈愿大法會。在當時西藏地方最高首領闡化王扎巴堅贊的支持下, 1409年正月初一,宗喀巴主持了西藏歷史上最隆重莊嚴的傳召大法會,也即“莫朗欽波”,規模宏大,氣勢如潮,格魯派的名聲迅速傳遍整個雪域高原。這次大法會也為同年建立格魯派第一座寺院——甘丹寺籌集了資糧,該寺的建立標志著藏傳佛教格魯派正式創立。此后,“莫朗欽波”作為藏傳佛教界的傳統,成為西藏重要的宗教活動之一。

  1407年,克珠杰在22歲時帶著宗喀巴根本上師仁達瓦的推薦信專程到色拉曲頂拜見宗喀巴,請求宗喀巴做自己的上師,宗喀巴欣然應允。克珠杰和另一名宗喀巴的重要弟子賈曹杰是宗喀巴大師的得力助手,在弘揚格魯派教法、闡述格魯派教義、建寺授徒等方面做出了很多貢獻,因此藏傳佛教界將宗喀巴大師、賈曹杰、克珠杰三人合稱為“師徒三尊”。宗喀巴圓寂后,擔任第三任甘丹赤巴法臺的克珠杰籌集資金,在奉安宗喀巴大師肉身銀塔的藏式大殿屋頂上,建造了一座歇山式銅瓦鎏金的金頂,俗稱大金瓦殿,這是格魯派祖庭甘丹寺歷史上第一座金瓦殿。清朝順治年間,克珠杰被追認為第一世班禪額爾德尼。

  甘丹寺建立不久,明朝永樂皇帝便派使臣進藏詔請宗喀巴去京城出任國師,宗喀巴考慮到格魯派剛建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便以教務繁忙,又在色拉后山閉關靜修為由婉轉拒絕。永樂皇帝于1414年再次遣派使臣進藏,四位使臣翻山越嶺來到色拉烏孜,請求宗喀巴進京奉詔。宗喀巴在色拉曲頂接受了皇帝的詔書和禮品,懇切闡釋了自己年事已高、教內事務繁忙、實在不宜遠行的原因,并從眾多弟子中選派釋迦也失(亦譯寫為釋迦益西)代表自己赴京朝見皇帝,弘揚佛法。永樂皇帝封釋迦也失為大慈法王,賜予無數珍貴禮物,這是格魯派第一次與明中央王朝建立關系。1416年,釋迦也失返藏,仍是在色拉曲頂拜見上師宗喀巴,宗喀巴命他在色拉建立僧人學修的道場,這便是建立色拉寺的由來。

  宗喀巴的另一名高足弟子、拉薩下密院的創建者喜饒僧格,于1410年在色拉曲頂拜見宗喀巴,在其足下學習密宗經論,并很快成為宗喀巴座下密宗首席弟子、精通密宗的學者。一次,宗喀巴在色拉曲頂問四眾弟子:“我教導的密法,誰能承擔弘揚的重任?”連問三次無人敢應,喜饒僧格便從眾中起立回答:“我當負責弘揚!”宗喀巴高興地把眾多密宗信物贈予他。1433年,喜饒僧格創建下密院,1464年,喜饒僧格的弟子貢嘎頓珠在墨竹工卡縣建上密院,1485年遷來拉薩小昭寺。上下兩密院成為藏傳佛教格魯派密宗最高學府之一,培養了不少密法優秀的高僧。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以及扎什倫布寺和上下密院的建立使宗喀巴大師的顯密教法得到廣大發揚,此后各寺相繼建立活佛制度并保持其傳承系統。

  在藏傳佛教發展的歷史上,曾經有人標榜實修,輕視教典,宗喀巴大師細致地學習和鉆研了諸多教典,寫下了指導次第修行的顯密經典著作。這些著作至今仍是藏傳佛教各大教派學習的必讀科目。宗喀巴大師所處的時代,律學講修衰敗不堪,許多人有意無意地輕視戒律,胡作非為。為整飭風氣,宗喀巴大師戴上黃色僧帽,嚴守戒律,努力修持,樹立了威儀具足、持律嚴格的典范。最為可貴的是,宗喀巴大師身體力行,一生刻苦修習,建立了藏傳佛教格魯派的最高權威——甘丹赤巴。“只要孩兒有本事,甘丹法座沒有主人”,意思就是只要有水平、持戒律,不問出身、不問地位,任何人都可以競爭甘丹赤巴的寶座,格魯派學風扎實、唯學而上、戒律嚴格的宗風就此樹立。

  站在色拉曲頂遙想當年宗喀巴大師在此地居住,條件是很艱苦的,出行不便、生活簡陋、取水困難……彼時,他已經名滿全藏,仍然能獨善其身、專心致學,其品格令人敬佩。

  化外一方有靜謐,色孜珠康

  快到色拉烏孜山頂的時候,有一座醒目的黃色小寺廟,或者應該叫一處禪房,名為色孜珠康。色孜,藏語意為:色拉山頂,珠康,藏語意為:修行的地方。

  此地地勢狹窄,建筑高聳,很難用相機拍到全貌,只留下一個仰望的鏡頭。禪房墻體被刷成黃色,赭褐綠三色挑高窗戶巍巍其上,繪制著吉祥圖案的白色門簾飄在山風中,陽光從禪房經堂頂端傾瀉而下,更顯得周圍林深草密,無比幽靜。

  這座禪房開始只是一個修行的靜地,也是在1407年由宗喀巴大師的弟子們為方便大師修行密法而專門修建的。宗喀巴大師圓寂后,弟子們又相繼來到此地閉關修行,傳說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也在此地閉關多日。18世紀,該地出現了一位高僧格勒嘉措,他以自身學修造詣使得這處禪房聲名遠揚,建立了珠康活佛轉世系統,格勒嘉措即是第一世珠康活佛。到第四世珠康活佛丹巴堅贊時,在那曲地區建立了藏北高原上著名的格魯派寺廟孝登寺。我們眼前的色孜珠康是由第七世活佛珠康?土登克珠主持重修的。七世珠康活佛現任西藏自治區政協副主席、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等職務,多年來在宣傳黨的民族宗教政策、弘揚佛法利樂眾生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在藏北牧區信教群眾中享有很高的聲譽。

  色孜珠康規模雖小,但是功能俱全,經堂、僧舍、活佛宅邸緊湊有序,其中最有名的莫過于幾百年前宗喀巴大師修煉密宗的密室:珠康日追。日追,藏語意為:山洞,特別是指適合修行的安靜的山洞。無論是色孜珠康,還是珠康活佛轉世系統,其名稱都離不開宗喀巴大師閉關修行的這個山洞。珠康日追洞體狹窄,約2平方米,呈長方形,可容三個人緊挨著并排落座。進入洞內,身體無法直立,伸手便可觸摸凹凸不平的洞壁及洞頂。洞內供奉著宗喀巴大師的金銅像,洞外燃著一盞巨大的長明酥油燈,明黃閃爍的燈光映照著前來虔誠朝拜的信眾們的喃喃希冀。

  我置身珠康日追洞內,也試圖安安靜靜地坐一會兒,思緒卻無法停歇。我看到了宗喀巴大師像金色的臉頰,唇畔似乎有不動聲色的莞爾;我聞到了酥油的氣息,那是雪域高原獨有的溫暖的味道;我聽見了洞頂往下滴水的聲音,墜落在白駒過隙的時光里……總之,我無法停止思維。一切都無法停止,這是我在珠康日追最深的體悟。

  閱讀全文請點擊:http://www.ctibet.org.cn/magazine/2019/09/index_61.htm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淺說擦擦模具

    擦擦作為新晉收藏品以來,國內對擦擦的研究已經有不少成果,但是對于擦擦模具的研究相對較少,系統研究的人可能更少。[詳細]
  • 滇西北秘境巴拉格宗,初見便是永恒

    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的《消失的地平線》,讓世人皆知“香格里拉”。在希爾頓的筆下,香格里拉不僅有雪峰峽谷、雄偉的廟宇。[詳細]
  • 草原的兒子回饋草原

    1956年,我出生于川西北草原偏遠牧區一個貧苦牧民的家庭。那個時代整個青藏高原的牧民都居住在簡陋的帳篷里避風遮雨,一年四季經常舉家搬遷,過著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 [詳細]
  • 做最美西藏新青年

    我叫索朗丹增,寓意永久的幸福。如父母所愿,我在家庭暖暖愛意的籠罩下一天天長大。 [詳細]
傲游截圖20180202095714.jpg
辽宁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