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賞閱

鄉愁藏韻:墨脫,我被你打敗了(上)

陳丹 發布時間:2019-10-10 10:20: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2005年底至2007年初,我獨自生活在拉薩。西藏和四省藏區版圖上的絕大部分地域,我在之前幾次大型采訪的過程中都走過了,西藏境內,以縣為單位,只剩下一個墨脫,我未曾踏足。2004年途經波密的時候本打算進去,但是當時已是深秋,道路封閉了。擦肩而過的遺憾讓我一直放不下,于是,定居拉薩后的2006年,我最大的一個計劃就是——單人無向導徒步進墨脫!


圖為墨脫最著名的景點——果果塘大轉彎

  聽到我這個計劃的朋友無一例外地驚呼:你是想去找死嗎!

  當年,墨脫是中國唯一一個不通公路的縣,交通全靠騾馬,而且半年雨季半年冰天雪地,泥石流和雪崩是常事。徒步進墨脫是什么概念?那是西藏險途之最!死亡率最高的一條徒步路線!從派鎮到墨脫縣城,全程115公里,徒步最快也要四、五天;海拔從四千多米降至幾百米,要跨越高寒的冰川凍土地帶、溫帶、亞熱帶、直至干熱的河谷地帶,有雪山、原始森林、高山草甸、湖泊沼澤、峽谷瀑布;沿途沒有路標,沒有飯店和旅館,甚至沒有人煙,只有幾個兵站可以提供簡易食宿;毒蟲猛獸和地質災害隨時可能要了人的命……他們說。


圖為墨脫的群山與天空

  還有:翻過海拔4200多米的多雄拉山是第一關,山頂終年積雪覆蓋,雨雪雹霧是家常便飯,每年開山時節只有三個月,其余八個月均封山,運氣不好的話,積雪能齊腰深;接下來是穿越峭壁上的小徑,泥石流和塌方幾乎不斷,有的路段手腳并用還會有閃失,運輸馬幫的馬匹損失最大的就是在這里,稍有不慎就會跌落山崖;然后是原始森林中的小道,如果沒有向導,迷路的可能性八成以上;隨著海拔的降低,你的衣物鞋襪會全部濕透,難受都是小事,捂的時間長了,皮膚會潰爛;路過螞蟥區的時候,無孔不入的螞蟥會鉆進你的血管,就算你費勁把它弄出來,它也會殘留一段軀體在你的身體里繼續活動,就算你把它全部弄出來,它也會給你留下難以愈合的傷口;每天超負荷的徒步路程,還要負重裝備和攝影器材最少15公斤,你一個女孩子,體力是很難支撐的;最后,也是最要命的,你居然還不請向導、想單人獨行!


圖為墨脫的原始森林

  聽完這些,我依然很平靜,心想你們認為強度100分的困難,對我來說也許只有50分,我用了5年,幾乎已經走完西藏全境了,只差這最后一個,明年我很可能要離開西藏去國外念書,走之前一定要完成這個愿望。于是,我又找了幾位去過墨脫的朋友詳細咨詢,做好了我能做的一切應對準備:將裝備減到最少,只留了一套翻雪山的冬衣、兩套春秋裝、三雙襪子一雙鞋,一件薄雨披,一支登山杖;夠食五天的應急壓縮餅干;對付螞蟥用的打火機和幾根香煙、食鹽;組合折疊工具一把;一個相機和一支變焦鏡頭。同時,開始了體能訓練。

  做了一個多月的準備,六月,是進墨脫相對最好的季節,我從拉薩出發了。自認為一切都想周全了,但是卻在不經意間做錯了一件導致我全盤失敗的事。


圖為數條河流咆哮著從山上奔騰而下,匯入谷底的雅魯藏布江

  徒步路線是從林芝市派鎮經松林口、拉格、汗密、老虎嘴、解放大橋、背崩等地,直至墨脫縣城。我當時最錯誤的一環,就是把此事告訴了我在部隊的一位大哥,起初他并沒有阻止我,還安排了當地軍區的人送我從林芝去派鎮。誰知,到林芝的當晚,墨脫傳來消息:有一段山體發生了嚴重塌方,道路被堵塞,世居的門巴族和珞巴族人都無法進出,去徒步的人也都滯留在派鎮……當地部隊的人自是不會讓我進去。


圖為墨脫的高山形似蓮瓣,其上終年積雪

  苦等了三天,塌方地區依然沒有被疏通,一切都相當艱難,當地部隊的人對我勸返不成就打電話給我大哥,把里面的危險詳細描述了一番,大哥聽后對我的任性堅持非常惱怒,明令禁止我前往。于是我開始計劃從部隊的視線中消失,結果他們派人帶我去周邊景點“游玩”,日夜看守著我。一看偷跑不成,我又假使出哭鬧耍賴的手段,結果更糟,部隊的人把我“押”了出來,直接送回了拉薩……


圖為中國十大徒步路線之首——墨脫徒步路線沿途風景

  我全年最大的出行計劃,就這樣無疾而終了。同年8月,我獲得了國際獎學金,11月要回京進行語言強化學習,不得不暫別拉薩。沒多久,11名背夫殞命多雄拉山雪崩的消息傳出,我心里清楚,墨脫,離我越來越遠了。次年3月,我徹底離開了西藏,未能踏足墨脫成了我當時最大的遺憾。

  但是,我并沒有死心。(中國西藏網 文/圖 陳丹)

(責編: 陳衛國)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辽宁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