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天路”越走越寬廣

鄭勇 發布時間:2019-10-22 09:40:00來源: 西藏日報

  1988年1月,聽說我要去西藏當兵,全家人當場就投了反對票,父親甚至拿著扁擔追了我十幾埂田坎:“那地方連一條好路都沒有,與其跑那么遠去‘送命’,還不如老子打死你算了!”偏偏我是個“犟拐拐”,揚言“人生的路我自己走,西藏沒路我更要去走,因為魯迅說過……”最終,全家人無計可施,只得抹著淚眼任由我穿上軍裝遠赴雪域高原“保家衛國”。

  后來的事實說明,家里人當初的顧慮不無道理。到了西藏,我才知道高原的道路確實令人頭疼。起初,我們走得較多的是拉薩到貢嘎機場的公路,由于彎多彎急、路況復雜,100公里路程通常要三個小時才能抵達。速度慢,倒也罷了,最糟糕的是車禍還多。我的戰友中,至少有八人因此把生命留在了那條路上。就當時的西藏而言,車禍只是“尋常故事”,雖然含淚帶血、痛徹心扉,但誰也無力抗拒、無法阻止。這其中,最廣為人知的,是阿里地委書記孔繁森那場車禍。1994年11月,孔繁森去新疆塔城考察邊境貿易,完成任務返回阿里途中,不幸發生車禍以身殉職。后來,《人民日報》發表了《向孔繁森同志學習》的社論,人們因此記住了孔繁森這名“優秀領導干部”,記住了“老西藏精神”,也記住了西藏坎坷顛簸、險象環生的道路。

  1998年8月的一天清晨,我奉命前往貢嘎機場領取從廠家托運進藏的軍功章,途中遭遇一輛出租車墜江,兩個人影隨著湍急的江水時沉時浮、越漂越遠。我和駕駛員來不及多想,立即停車,縱身跳進冰冷刺骨的江水,經過十多分鐘“中流擊水”,最終把兩名落水群眾救上岸來。在那天的日記中,我發了一通感慨:“路途艱險,人生不易,我將繼續牢記宗旨為人民,踏平坎坷擔使命!”

  也就是從那年開始,我作為武警西藏總隊政治部一名組織干事,經常下部隊考證撰寫先進事跡,其間經歷的種種艱辛,幾天幾夜都無法講完。1998年除夕,為追上武警那曲支隊給遭受雪災群眾運送救災物資的車隊,我們乘坐的越野車在冰面上享受了無數驚險刺激的“原地掉頭”和“迪斯科”,后來車陷怒江進退不得,我獨自徒步50多公里返回聶榮縣求援,中間差點喂了狼群。2000年春節前往阿里途中,車胎先后被堅冰和頑石刺破20次,每次用自行車氣筒給車胎打氣,我們都累得像被扔到岸上的魚,必須手撫胸口喘上半天粗氣,才有勁兒攀進駕駛室。還有一次在林芝遭遇塌方,堵了7天,帶的干糧吃完了,餓得嘴里似乎都能伸出手來,無奈之下,我們不得不向同樣被堵在路上的一輛貨車購買500元一包的天價方便面充饑……

  所幸,在黨的堅強領導和全國人民的無私援助下,雪域高原的一切都越來越好。解放前,全西藏僅拉薩有一條兩公里長的土路可行駛汽車。1950年,解放軍將士“一面進軍,一面修路”,開創了在“世界屋脊”架“金橋”、筑“天路”的先河。此后,西藏黨政軍警民共同修筑和養護道路橋隧的工作便一直延續、從未間斷。我的一位同學大學畢業后進了武警交通部隊,主要任務就是修建“天路”。曾經四年多時間,他“像鉚釘一樣鉚在318國道”,連妻子分娩和自己被查出患有缺氧性腎衰竭,都沒回過一次家、住過一次院。前來探親的妻子讓他在轉業返鄉和繼續筑路之間作選擇,他卻一言不發地上了工地。離婚第七天,他的左腿被一塊巨大的落石壓成了殘疾。從此,他一瘸一拐的身影成了川藏公路上一道令人心酸的“風景”。有次我去看他,說你這家伙真還有點不簡單。他仰天吐了口煙圈,淡淡地說:“像我這樣,把修路保通當成天職和生命的人,多得很喲。”

  2005年以后,西藏修路建橋力度進一步加大,青藏鐵路成功通車,黑色公路越來越多。2011年,我轉業到地方工作后,每次深入基層,都有驚喜迎面而來:記憶中的土路都成了油路,爛路都成了好路。以前跑一趟阿里,僅途中耗時就需五天,但去年底我卻在出發次日中午便趕到了阿里地委行署所在地獅泉河鎮;過去跑川藏公路,最擔心通麥天險“出幺娥子”,現在卻沒了這種擔憂,因為2015年底通車的通麥特大橋讓天塹變成了通途……

  如今,西藏交通網絡四通八達,每當走在這些“致富路”“幸福路”上 ,我的心情就好得出奇,總會忍不住放聲高歌:“我們走在大路上,意氣風發斗志昂揚……”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甘巴拉一號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閱兵戰旗方隊中,其中有一面旗幟是:甘巴拉英雄雷達站。已在此站崗放哨26年的老兵王勝全介紹,“甘巴拉”的意思是不可逾越的山峰,雷達站位于山頂,建于1965年,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人控雷達站。[詳細]
  • “高原絲綢之路歷史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舉辦

    由西藏大學文學院、四川大學中國藏學研究所聯合舉辦的“高原絲綢之路歷史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近日在四川成都開幕。來自哈佛大學、弗吉尼亞大學、四川大學、西藏大學、北京大學、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等10多所高校和科研單位的100多...[詳細]
  • 【砥礪奮進70年】1957年,“白瑪次仁”們的內地求學路

    “我想去內地學習,懇求您幫幫我。”渴求的話語雖已過去64年,但西藏民族大學退休教師陳欽甫仍記憶猶新。那是一個名叫白瑪次仁的孤兒,在西藏太昭宗(現西藏自治區林芝市工布江達縣)一個頭人家放牛羊。[詳細]
傲游截圖20180202095714.jpg
辽宁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