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甘巴拉一號

唐大山 發布時間:2019-10-22 09:40:00來源: 西藏日報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閱兵戰旗方隊中,其中有一面旗幟是:甘巴拉英雄雷達站。

  “甘巴拉”是什么意思,它在哪里?為什么能在英雄的人民軍隊中獨樹一幟?

  我為居住在西藏感到驕傲。因為地利之便,我很快近距離接觸了甘巴拉。

  我們從拉薩市區出發。經過幾個小時的顛簸,車子進入羊卓雍錯景區,海拔高度在形如羊腸的盤山公路上不斷攀升。

  有人驚呼,我們乘坐的車子猶如一架飛機在云層中穿行。

  領隊多次來過此地,他說,到了雷達站,午飯請大家吃“甘巴拉一號”。

  深秋的羊卓雍錯太美了,美得大部分人對中午吃什么都并不在意了。饞嘴的我暗想,“甘巴拉一號”定是一道大餐,因為領隊告訴我們,當年空軍司令員來雷達站視察,吃的就是它。

  在一處觀景臺前,游人望著羊卓雍錯興嘆,沉醉于祖國的大好河山。

  接著盤旋而上,見到兩個球狀物,我們來到雷達站。

  已在此站崗放哨26年的老兵王勝全介紹,“甘巴拉”的意思是不可逾越的山峰,雷達站位于山頂,建于1965年,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人控雷達站。

  王勝全說,前方有84級臺階,如遇緊急情況,處于戰斗狀態的官兵要在兩分鐘內快速通過。

  為了感受實戰場景,我們拾級而上。

  考慮到各人身體狀況不同,王勝全來句溫馨提示,大家慢慢走,如果感到累,中間可以歇息。當然,如有興趣,你們可以計算一下兩分鐘能走多少階梯。

  海拔確實能檢驗一個人的身體素質。在平原上,攀登泰山、黃山沒有不舒服的感覺;在青藏高原上,超過5000米時,往上增加100米,甚至幾十米,都有不一樣的感受。甘巴拉山頂標著序數的這84級臺階,對我來說,每一個都可用舉步維艱來形容。

  大部分人慢悠悠地走上來,也有人感到頭部或胸部不適。由于長期在藏,我們的身體對高原氣候有所適應,最終都來到標有海拔高度5374米的石碑前。

  在這里俯瞰羊卓雍錯,是軍人特有的視角。

  我們癡迷于羊卓雍錯的秋色,我們敬仰駐守在甘巴拉山頂的軍人。

  我們攀登臺階時,看到層層疊疊的云,風兒不大,甚至覺得有羊卓雍錯相擁的甘巴拉山具有詩情畫意的美感。

  誰知轉瞬間狂風驟起,裹著雪粒鋪天蓋地砸來。剛剛有人慶幸山頂沒有傳說的那么冷,此時連呼受不了,快凍僵了。

  王勝全提醒大家裹緊衣服,招呼眾人從山頂有序撤退。

  來到房中,圍坐在餐桌旁,王勝全接著介紹情況。

  在甘巴拉雷達站,缺氧、狂風、暴雪是常態。遇到剛才的天氣狀況,你們往下撤,官兵反而往上沖。童叟皆知“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雷達兵比較特殊,是“養兵千日,用兵千日”,開機即戰斗。如果發生戰爭,雷達設備往往成為敵方優先打擊目標。在這里駐守的官兵都知道甘巴拉的辛苦,又都甘愿為國吃苦。自豪地說,有我們在,游人可以盡情飽覽羊卓雍錯的湖光山色,居住在拉薩的你們,能夠安心地工作生活,祖國的西南邊陲必然固若金湯。

  說話間,滿滿一盆熱氣騰騰的方便面端上圓桌。

  平常不吃方便面的我,連凍帶餓,食欲猛增。

  王勝全的臉色有所緩和,他說,這就是“甘巴拉一號”。

  1962年,因戰事需要,從南京調來一支雷達兵,在喜馬拉雅山北麓的甘巴拉山頭安營扎寨。他們的付出,世人很少知道。在營地外不遠處的瑪尼堆旁,就埋有部分戰士的忠骨。

  吃飯的時候,說這個話題未免沉重。看著一雙雙驚奇的眼睛,王勝全盡量解釋清楚。

  建站后,一批批官兵在這里揮灑著青春,有的永遠定格在這座山上。這些年來條件有所改善,方便面成為雷達兵的主食。這里氣壓太低,即使用高壓鍋,也不能保證煮熟飯。方便面方便快捷,用熱水一泡即可食用,適合實際情況。

  十多年前,時任空軍司令員的許其亮來此視察,午飯吃的就是這樣的方便面。他詳細了解官兵們的戰斗生活后感慨,方便面堪稱“甘巴拉一號”。

  “甘巴拉一號”的稱呼由此而來。

  肚中裝滿“甘巴拉一號”,渾身熱乎乎的,底氣變足。

  走出營房,風停了,雪止了。望著飄逸的羊卓雍錯,對著王勝全手指的埋有戰士忠骨的瑪尼堆,我由衷地感嘆,“為有犧牲多壯志”,才現祖國繁榮景。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高原絲綢之路歷史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舉辦

    由西藏大學文學院、四川大學中國藏學研究所聯合舉辦的“高原絲綢之路歷史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近日在四川成都開幕。來自哈佛大學、弗吉尼亞大學、四川大學、西藏大學、北京大學、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等10多所高校和科研單位的100多...[詳細]
  • 【砥礪奮進70年】1957年,“白瑪次仁”們的內地求學路

    “我想去內地學習,懇求您幫幫我。”渴求的話語雖已過去64年,但西藏民族大學退休教師陳欽甫仍記憶猶新。那是一個名叫白瑪次仁的孤兒,在西藏太昭宗(現西藏自治區林芝市工布江達縣)一個頭人家放牛羊。[詳細]
  • 四川省理塘縣:兩村有了村史館

    “看,這是你們的勞動場景。”10月19日,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縣君壩鄉若西村,村民四郎鄧珠和鄰居們觀看村史館時說道。在四川師范大學的支持下,君壩鄉若西村和甲洼鎮卡娘村有了村史館。[詳細]
傲游截圖20180202095714.jpg
辽宁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