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新聞

草原深處的牧區改革實踐

發布時間:2019-10-23 09:27:00來源: 西藏日報

  改革就要守初心、擔使命、干實事。

  從2016年整合白山羊基地、茶館、商店、砂石場、人工種草5個零散合作組織,成立村集體經濟合作社以來,西藏改則縣麻米鄉茶措村黨支部書記平措旺堆、村委會主任扎西忙得不可開交……短短幾年,他們帶領鄉親們把一個遠近聞名的窮村,建成了阿里地區牧區改革示范村之一。

  在全面打響脫貧攻堅戰的大背景下,改則縣麻米鄉茶措村干部群眾鼓起“闖”的勇氣,樹立“創”的自覺,拿出“拼”的勁頭,深化改革再出發。

  改革動力從哪里來—

  各級黨委、政府齊心協力

  茶措村平均海拔4660米,轄10個自然小組,共160戶、752人,是麻米鄉人口最多的村。守著牧場、余著勞動力,卻沒有更多的牛羊,群眾“吃得好”的需求也不能被滿足,這是過去茶措村牧民的困惑與煎熬,更是干了20多年村干部的平措旺堆的心結。

  就在像平措旺堆那樣的村干部心急火燎之際,阿里地委、行署深入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和自治區黨委、政府關于深化農牧區改革的系列決策部署,2015年率先在改則縣進行牧區改革試驗。阿里地委、行署明確要求,以深化農牧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發展多種形式農牧業適度規模經營為核心,以繁榮牧區經濟、實現同步小康為目標,扎實開展牧區改革,著力轉變農牧業經營、生產、資源利用和管理方式。

  隨著深化牧區改革的春風吹到改則縣,改則縣委、縣政府把深化農牧區體制改革作為脫貧攻堅的主要抓手,堅持牧區基本經營制度不動搖,圍繞構建新型牧業經營體系,促進牧區經濟轉型升級,不斷創新脫貧攻堅機制,大力推進農牧區生產經營方式轉變,因地制宜,改變過去一家一戶的生產經營方式,推動牧業由分散向集中轉變,提升牧業生產效益和質量,增強貧困戶自我發展能力,助力精準扶貧精準脫貧。

  縣里、鄉里多次組織各村“兩委”班子學習相關經驗、典型做法。平措旺堆意識到機會來了。“單打獨斗永遠富不了。現在政策這么好,只有壯大村集體經濟,增加群眾穩定收入,才能帶動全村群眾過上好日子。”平措旺堆心里盤算著。

  剛好,阿里地委統戰部駐茶措村工作隊在深入了解茶措村情況后,覺得茶措村到了不得不改的時候了。

  改革到底能不能成功?平措旺堆心里沒有底。萌生了改革念頭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他茶不思、飯不想,心里一直有兩個聲音在斗爭:“沒有經驗,如果失敗了,可怎么跟老百姓交代?”“現在政策那么好,又有典型例子可以借鑒,不改革哪有更好的出路?”搭檔多年的村委會主任扎西看出他不對勁,追問之下,老支書把想法和盤托出,沒想到他們一拍即合:改,非改不可!

  改革決心如何去下——

  不成功就重頭再來

  “改革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不要怕失敗,失敗了我們可以重新再來。”2018年7月的一天,改則縣委書記益西土登的一席話,讓平措旺堆和村“兩委”班子成員吃了一顆定心丸。茶措村“兩委”班子成員連夜召開會議,商量改革事宜。

  茶措村要大搞改革的消息一傳出來,村民們有人歡喜有人愁。

  拉加一家聽到要改革的消息,歡呼雀躍。家里人多羊少,每年過冬只有十一二只羊,全家春天基本吃不上肉,菜就更不用說了,一家13口早就想擺脫貧困現狀。“我們家勞動力多,羊少,靠自己賺不了多少錢,一直想過好日子,卻沒有辦法。我們一家很支持改革,跟著黨和政府走,準沒錯。”拉加對記者說。

  晉美一家是村里的大戶,家里牛羊多、草場多,生活一直很富足。聽說村里要搞牧區改革,集體放牧,集體生產,集體分紅,晉美一家堅決反對:“我們不加入,加入了對我們也沒什么好處,我們家生活已經很好了。”

  拉加和晉美的意見,代表了村民對改革的兩種聲音。怎么改,成了擺在村“兩委”面前的難題。

  引得春風遍草原。在改則縣委、縣政府的高度重視下,在阿里地委統戰部駐村工作隊的幫助下,茶措村按照要求,成立了茶措村牧區改革工作領導小組,由村黨支部書記平措旺堆任組長,村委會主任扎西任副組長,村“兩委”班子成員、監督員、“雙聯戶”戶長、黨員代表、群眾代表等為成員,全力投入到全村牧區改革中去。短短數月,茶措村牧區改革工作領導小組召開了28次會議,借鑒經驗,熟悉政策,商議具體改革事宜。“我當了20多年村支書,村‘兩委’班子從來沒有這么團結過,這么有干勁。”平措旺堆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仍然激動萬分。

  無數次的面紅耳赤,無數次的方案修改,歷時5個月,到2018年7月,《茶措村2018年牧區改革方案》終于出臺了。茶措村牧區改革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們心里裝著方案,主動認領“保守派”,逐個上門做思想工作。

  “剛開始幾次去的時候,人家還客客氣氣,后面再去,一進門就知道來意,不搭理我。但改革是好事,他們不懂,我就想盡辦法給他們解釋。”扎西說,貧困戶沒錢入股,就幫助他們辦貸款;富裕戶入社剩余的牛羊,由村集體高于市場價統一收購……

  在大家共同努力下,像晉美這樣的富裕戶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也逐漸加入到了改革中來。

  經過逐個環節論證、層層動員部署,《茶措村2018年牧區改革方案》最終得以實施,村民以每人8只綿羊、7只山羊、4只綿羊羔、2000元的基數標準,進行入股。到2018年7月,入股牧戶達150戶、689人,村集體經濟合作社可支配資金額度已達300萬元。茶措村牧區改革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改革怎樣不斷深化——

  開拓創新永不停歇

  如果說,“吃得好”只是茶措村改革初期的夙愿,那么美好生活則是村民吃好以后最熱切的盼望和追求。

  一年前,茶措村村民扎布一家6口還在離麻米鄉42公里牧區的土房子里,墊著羊皮打地鋪,家里一貧如洗。改革后,扎布家搬到了鄉上,住著大房子,為入股貸的1.2萬元也還清了。“當時平措旺堆說要改革,我心里還有一點嘀咕,以為只是說說。沒想到,改革不到一年,生活竟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生活真是太幸福了,我還買了一輛汽車、一輛摩托車。”扎布滿臉欣喜地說。妻子桑吉照顧著襁褓里的孩子,49歲的扎布喝著酥油茶,溫馨的新家處處洋溢著幸福的氣息。

  茶措村牧民集體經濟合作社逐步實現規模化、規范化、社會化、組織化,改革亮點紛呈、成效明顯。他們充分利用草場資源,通過村集體產業聯動、體制創新等方式,將生產資料集約化、產業化、規模化配置,推動當地牧業產業組團式發展,發揮合作社龍頭帶動作用,降低產業發展風險,探索出“八個統一” 的牧區改革模式:入股統一標準、勞動力統一安排、草場統一管理、畜產品統一銷售、無勞力者統一供養、在校生統一計分、合作社統一運作、經營收入統一分配。茶措村大力推行“八個統一”,采取“支部+集體合作社+村民入股”的形式,實現了“村社合一”,把牧民群眾的切身利益與村集體經濟聯系起來,形成利益共同體。

  改革實行4個月后,到2018年底,茶措村牧業創收79萬元,施工隊創收58萬元,商店創收3.06萬元,茶館創收4.24萬元,畜產品創收105萬元。全村150戶、689人就地就近參與村集體勞務輸出就業,村民足不出戶增收致富,走出了一條“脫貧不離鄉、致富不離土”新路子,全村無論老幼都能享受到改革發展帶來的紅利。

  晉美買了一輛運輸車,兒子在216國道改則段建設項目上跑運輸,除了村里的分紅,每月還有6萬多元的勞務收入。“嘗到了改革的甜頭,現在好日子一天一個樣。我更加堅定了聽黨話、感黨恩、跟黨走的信念了。”他現在整天笑得合不攏嘴。

  利用自然優勢、建立凈化水加工廠,擴建人工種草、提高飼草的產量……平措旺堆心里盤算著,要讓村民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風物長宜放眼量。對于以茶措村為代表的阿里地區深化牧區改革的成果與經驗,阿里地委副書記、行署專員旦巴旺久作了這樣的概括:在純牧區大力推行“八個統一”改革模式,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和區黨委關于做好新時代“三農”工作重大決策部署的生動實踐,是為實施以“神圣國土守護者、幸福家園建設者”為主題的鄉村振興戰略夯實基礎的重大舉措,是推動全地區牧業全面升級、牧區全面進步、牧民全面發展的現實需要。大力推行“八個統一”,有利于鞏固黨在牧區的執政基礎,有利于最終實現共同富裕, 有利于保護牧區生態環境, 有利于提高鄉村治理水平, 有利于提高牧業組織化程度, 有利于解放牧區剩余勞動力。(記者 益西加措 鄭少杰 旦增 扎西頓珠)

(責編: 郭爽)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傲游截圖20180202095714.jpg
辽宁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