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援藏

重慶市大足區援藏醫療隊救死扶傷顯身手

劉星 發布時間:2019-10-23 10:06:00來源: 上游新聞-重慶晨報

  打包好行李,經過簡單的送別會后,何曉夢、梁茂賢、楊卿強、張倍、徐啟峰5人踏上了為期3年的援藏征程。

  6月,為響應國家“援藏援邊”號召,大足區人民醫院組織醫療隊遠赴1420公里外的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察雅縣。

  此時,正是察雅縣人民醫院“二甲”創建終評沖刺時期。舟車勞頓后,大家用了兩天時間適應高原反應,然后立即投入到了日常工作中去。

  藏族人民為他獻上哈達

  張倍,援藏醫療隊的外科醫生,他負責了察雅人民醫院外科醫療和手術的指導。

  “你能相信,一個小小的闌尾炎也會要人命嗎?”這是一句最能反映藏區交通不便利、醫療衛生條件落后的狀況。切闌尾、打結石這樣的小手術放在藏區就是“大手術”,可想而知他們在外科手術方面的落后。

  據統計,察雅縣人民醫院2018年外科全年手術34臺。而最新數據,通過對口醫療援藏后今年6月完成手術18臺,7月完成手術32臺,外科床位使用率從往年的15%- 34%增加到57%100%。

  7月8日的下午,一名藏區孕婦因妊娠20周伴右側腰部劇烈疼痛5天住院。入院后持續發熱,體溫上升至40度,腰痛持續不緩解。因患者為妊娠期孕婦,檢查和手術治療就是在內地也相當受限及棘手。在醫療條件相對滯后的昌都地區往往是為緩解疼痛而終止妊娠或轉至內地大型醫院治療。但是,患者一旦延誤治療時機可能出現膿毒血癥或流產風險,這樣對大人、小孩均不利。

  這時,張倍和大足區人民醫院的醫生進行了遠程會診,考慮為妊娠期子宮壓迫輸尿管引起梗阻感染,因條件有限,當晚安置臨時輸尿管導管解除了患者的疼痛,控制了感染。同時,大足區人民醫院又為其寄去了雙j管,用于替換臨時導管。經大足、察雅漢藏兩家醫院的接力,患者終于在1周內治愈出院,并成功保證了大人、小孩的安全。

  出院時,患者全家為援藏醫生獻上了潔白的哈達。

  距離察雅300公里外的一對姐妹,均患有雙側下肢靜脈曲張,因當地醫療條件差,聽聞察雅有援藏醫療專家做手術她們便趕來了。姐妹雙雙治愈回家,口碑相傳,察雅外科此類手術患者外鄉人就多了起來。

  原來收治病情稍微復雜麻煩的患者均轉至上級醫院,現在除非技術及條件限制的轉上級醫院,大部分外科病人均在縣內治療治愈。手術也從單一的普通外科傳統開刀手術,逐漸發展為含普外科、肝膽外科、肛腸科、胃腸科、泌尿外科等多種類手術。

  幫助察雅縣人民醫院創建“二甲”

  大足區人民醫院醫務科的何曉夢是援藏醫療隊的隊長。進藏后,她主要負責幫助察雅縣人民醫院創建“二甲”。

  察雅位于西藏自治區東部,昌都市南部,年平均氣溫11℃,環境干燥,空氣稀薄。剛到時,何曉夢夜不能昧,半夜憋醒,晨起流鼻血,眼干且痛等現象日日發生。身體初步適應后她便扎進新工作中。

  “熟悉條款,摸清家底”是何曉夢要做的第一件事,她帶領援藏隊工作人員抓緊時間學習藏區的等級醫院評審標準。到醫院各個臨床科室實地檢查,逐條逐款對照標準查找問題。針對察雅醫院援藏隊伍多,其它醫院援藏隊員對等級醫院評審條款不熟悉的情況,何曉夢立即對察雅縣人民醫院各援藏隊進行了等級醫院創建條款的培訓。

  為了推動全院的創建工作,7月10日,察雅縣人民醫院“二甲”創建沖刺動員大會召開了,并在會后從創建意義、評審方法、評審特點等方面進行了全院等級醫院評審培訓。

  針對察雅縣人民醫院存在的醫療制度缺失,醫療管理不規范,醫生資質不足等問題,同時根據5月察雅縣人民醫院“二甲初評”中專家提出的170多條問題。何曉夢帶領大家整理院級醫療制度112條,醫療相關應知應會189項,并對全院的技術目錄進行了梳理,規范了技術授權標準及流程。

  到藏區的第一個月,何曉夢下科室督促“二甲”工作10余次,臨床檢查醫療質量8次,還進行了一系列培訓。

  “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希望通過這次援藏將內地的管理理念帶入藏區。”何曉夢說,援藏隊伍終將有離開的那一天,但是他們將努力讓精細化、標準化、信息化的管理理念,醫療質量環節管理的方法留在藏區,讓藏區醫院形成規范化、制度化的管理模式。

  用心呵護每一個生命

  察雅縣人民醫院麻醉科于2017年成立,目前具有麻醉資格的醫師僅有1名。

  楊卿強去后組建了麻醉復蘇室(pacu)。麻醉復蘇室能為所有麻醉和鎮靜患者的蘇醒提供良好的密切監護,并能及時有效的處理麻醉中蘇醒期并發癥,既保證了手術患者蘇醒期的生命安全,降低了手術風險率,提高了手術質量,同時也大大的縮短了病人在手術室的時間,不但減少病人的恐懼心理。

  除了麻醉,楊卿強還多次參與院內的急救工作,急診插管、心肺復蘇等各項急救活動他都會在第一時間趕到,只為能以最快的速度挽救那些瀕危的生命。每次搶救完患者松一口氣的時候,楊卿強自己也是大腦充血、耳鳴、雙唇青紫、心慌氣短,氣喘如牛。每當這時候,同事們就會開玩笑說:“快來搶救,這里還有一個‘高反’患者!”

  讓楊卿強記憶最為深刻的是搶救一名早產患者,出生嬰兒體重只有1.31公斤,由于醫院不具備救治早產新生兒的能力,需要轉上級昌都市人民醫院進一步救治。昌都市距離察雅縣需要一個半小時的車程,而且所處地理位置海拔更高,能否把孩子安全地送到昌都不僅是對孩子的考驗,更是對醫生們的考驗。

  給孩子順利氣管插管后,楊卿強抱著孩子坐上了去昌都的救護車。在顛簸的急救車上,為了維持嬰兒的呼吸,楊卿強忍受著胃里翻江倒海的嘔意,小心的維持著身體的平衡,盡量減少車體震動對孩子的損害,還要時刻關注孩子的情況,因為一旦氣管插管脫落,這個微弱的小生命將無法堅持到目的地。最后到達目的地時,楊卿強小心翼翼的將孩子交到對方醫生手中,這才發現自己由于保持姿勢太久已經肢體僵硬了,后背由于在車廂內多次和車廂碰撞出現了一大片青紫。

  漢藏一家親攜手共前行

  沒有臨床手術所需耗材,大足醫院寄過去;遇到技術難題時,兩邊醫生遠程會診;檢驗項目不能開展,援藏醫生牽頭建立微生物室;醫護人員院感意識差,便苦口婆心的一遍一遍講解……雖然援藏工作才開展4月有余,但援藏醫療隊和當地醫護人員以及居民們逐漸建立起感情。

  “幾十公里外,甚至更遠的地方,藏族人民們知道察雅縣來了援藏醫療隊都紛紛趕過來看病就醫。在察雅,只要我說我是援藏的醫生,馬上就能受到藏族人民同胞最高禮儀的款待。”援藏護士梁茂賢說,每當大家出去義診的時候,當地老百姓知道他們是援藏醫生都很感激他們。

  其實,剛去到西藏時,大家也面臨著諸多的壓力。比如,醫療設備不齊全、健康衛生意識差、部分醫生不理解等問題。

  “除了硬件設施和醫療水平的差距,還有很多事情是意識問題,一些不科學、不合規的行為大家已經形成了習慣。”記得在給為一位傳染病患者拔針的時候,當地護士不小心將自己的手刺出血了,但是對方并沒有在意,在梁茂賢看來,這卻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因為護士很有可能因此被傳染。

  為了改變的他們的思想意識,援藏醫療隊除了開展專業知識講座,還主動融入醫院大家庭,和他們交朋友、談心。值班時,援藏醫療隊的醫生主動承擔臟活、累活,在減輕他們工作負擔的同時,還以師帶徒的形式將國內外先進的醫療知識和技術傳授給他們。

  察雅縣政府樓前的籃球場是援藏醫生楊卿強工作之余去得最多的地方。在那里,他和他的藏族球友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大家在球場上揮灑汗水,累了就席地而坐聊聊彼此家鄉的特色。

  “剛開始的時候,簡單的投籃就把我累得上氣不接下氣,每當這時大伙兒都會親切關心我,并陪著我放慢速度。現在,我已經可以和藏族兄弟們分組對抗半小時了。”楊卿強說,身體素質的提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讓他感受到了藏族同胞對自己的尊重,深刻體會到了“藏漢一家親”的真正含義。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傲游截圖20180202095714.jpg
辽宁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