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資料云 > 涉藏期刊庫 > 西藏文學 > 2019年 > 第二期

安南金銀礦遺址探秘(散文)

斯那取頂 發布時間:2019-06-06 15:51:00來源: 西藏文學

  一

  安南(藏名叫阿拉古)是一個資源豐富,氣候適宜,風景秀麗的好地方。每次到安南時,首先進入我眼簾的就是那片莽莽的原始森林和那條千年不停地咆哮在林海之中的清澈的安南河,以及在山水映照下顯得平靜、安然的村莊。每次到安南時,都能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嶄新氣息和這片山水的親切。這大約是因為我早已融入到這片山水之中的緣故吧!

  安南村與香格里拉建塘鎮相隔70多公里。從建塘鎮往東北方向走三壩鄉公路,翻越海拔3400多米的洗臉盆埡口后,再沿天寶山脈往東南方向走50多公里,就到安南村。安南屬香格里拉市三壩鄉安南行政村的一個大村落,分街上村和水磨坊村。街上村坐落在安南村著名的老南山腳下藏名叫通勝(通勝,其意為平整的田地,是一塊比較平坦的小壩子。據說,上世紀五十年代人民公社時期整個壩子改為農田)的小壩子的壩頭。迎面是終年蔥綠的白頂拉姆神山,腳下是麥浪翻滾的農田,街上村仿佛一位隱士,經年悠然安謐在山水田園間。水磨房村則偎依在安南河清澈的河床邊,吮吸著浪花的滋養,伴著磨盤的旋轉聲,不斷復制著勞作的故事。我想,正是因為有了大山的呵護和河水的滋潤,有了雪山的映照和林海的濤聲,生活在這里的人們才這樣滿懷喜悅,精神百倍地創造著新生活!

  安南是這一帶藏族村落中形成最晚的。相傳,開初,安南這個地方屬于三壩鄉東壩村的地盤,除了通勝壩上有幾家以農耕為生的農戶外,就沒有其他居民了。后來,木氏土司在安南的老南山、阿拉洪金山、阿拉洪囧山、天寶山等山上大興開發金礦、銀礦,從四川、陜西等省和云南各地招來大批漢族、回族和白族的礦工、冶煉技術人員,以及來自四川稻城和香格里拉的尼西、東旺、格咱等周邊藏區的礦工和逃荒避難者到這里加入挖礦隊伍后,才漸漸形成了藏族與漢族、回族等民族雜居的安南街上村。當時,安南街上村只是礦工們下山時臨時居住的地方,一般每戶只有簡易的石砌平房,平時礦工們都居住在山上的礦洞里。解放前,安南街上村只有三四十戶,居民居住的房屋大多是簡易的石砌平頂房。到目前,安南街上村的居民已經發展到一百二三十戶,居民的房屋早已全部改為土木結構、磚木結構和鋼混結構的院落,生產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安南街上村有杜、孫、李、余、陳、王等姓氏,其中,余、陳、王等姓氏是一些藏族家族在民國年間由當地頭人賜的漢族姓氏。據說,原初還有李氏和錢氏家族,后來均遷移到別的地方去了。如今,居住在街上村的漢族礦工和回族礦工的后代都已融入到藏族民眾當中,多民族和諧相處,多元文化相融發展已成為這里的一道景觀。

  水磨坊村的主要居民是回族,也有漢族和藏族等民族雜居著。這里的回民既會講藏話,也會講漢話。與安南的藏族一樣種植小麥、青稞、包谷、土豆等農作物,也上山放牧。關于水磨坊村回族的來歷,當地民間流傳著這樣的一種傳說:清朝后期,滇西農民起義領袖杜文秀領導的反清農民起義失敗后,一些農民起義士兵為了躲避清軍的屠殺而遠奔滇西北,他們翻山越嶺,渡過金沙江,來到安南這片深山老林里,并在這里居住下來,從事淘金挖銀礦來養家糊口。據說,后來有一些落腳在安南水磨坊村的回民又舉家搬遷到三壩鄉哈巴村安家落戶了。

  傳說,在這些回民起義士兵來此落戶的同時,一只金鳥也從天空中飛過,飛到了安南西北方最高的兩座山峰上時,高聲叫到:“阿拉!阿拉!”原來,這只金鳥用神通看出了這兩座山是金山、銀山后,就驚訝得叫了起來。后來,為了記住這只金鳥的預言,也為了給這個地方取上一個吉祥的藏語地名,人們就把這個地方稱為 “安拉古”,其意為能使人驚訝的地方。

  關于安南水磨坊村回族的來歷,有關歷史文獻也有如下記載:在太平天國運動的推動下,于清朝咸豐六年(1856年),云南滇西爆發了由回、漢、白、彝各族組成的反清農民大起義,回族首領杜文秀被推薦為“總統兵馬大元帥”。起義軍曾攻下了滇西、滇南五十多座城池。后來,由于太平天國起義失敗,清軍集中兵力圍攻大理城,云南回民反清起義最終失敗,杜文秀于公元1872年12月26日戰死于大理城。清軍在圍攻大理城時,屠殺起義軍和回民達10余萬人。由于清軍的大量屠殺,使滇西回民從起義初期的80多萬人縮減為起義失敗后的五萬多人。戰敗后的起義軍散兵,為了躲避清軍的殺戮,只得向偏遠的地方逃竄。逃往滇西北的散兵翻山越嶺、渡江過河,終于到達了這片被原始森林所覆蓋、富含礦藏的神奇美麗的地方。可想而知,生活在這片厚土之上的回族先民就是經歷了這樣一番生死劫難之后,才落腳在這里的。

  二

  歷史上,香格里拉市各地多產金、銀、銅、鐵礦。據中甸縣志記載:清雍正三年(1725年)開古學銀廠(安南廠),清乾隆(1736年)至光緒(1875年)年間,縣境內有寶興、安南、東爐房(遺址在今香格里拉市三壩東壩行政村境內)三家銀廠,光緒年間生產最旺,全縣產銀一千五百兩左右。之后,日漸衰落,至清末停辦,民國期間,已無銀礦可采冶煉。到民國28年(1939年)有塘口、下河、下麻康、聚寶廠、安南等六家采金廠,以及沿金沙江一代零星的淘沙金者,全縣純金產量五十余兩,不及民國7年前的10%。

  又據中甸縣地名志記載:安南銀礦,明代就被開采,清代中葉為鼎盛時期,后來逐漸衰落,今存遺址。據傳,三壩東壩村的老爐房銀廠先于安南廠開采冶煉。后因老爐房銀廠礦洞坍塌停辦后,才遷廠到位于老爐房西南面的老南山腳下。因此,新的冶煉廠取漢名為安南廠。

  另據《納西族歷史》(郭大烈、和志武著)一書記載:銀礦,中甸安南廠,乾隆十六年(1751年)開,每銀一兩,抽課一錢五。麗江西南回龍廠,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開,寧蒗白牛廠,道光十一年(1831年)開,納西族地區以產銀名,元即有課銀,明代亦征發,清乾隆、嘉慶年間,回龍、安南等16礦盛極一時。

  在《迪慶民族志》中則這樣記載:木氏土司強盛時期,三壩直接受其統治。除了認納糧差外,木氏土司還強令三壩人民在安南、老爐房、白馬等地開采金銀廠,百姓所生產的糧食幾乎全要供應廠礦,不準外賣,男子要義務服役,如東壩納西族百姓被迫從軍,出差修碉堡,每年要到麗江向木氏進貢松毛、竹子等。

  歷史已成過去,我們只能順著先民的足跡,去了解曾經的歷史。近幾年來,每到安南時,我都會向村民了解安南廠金銀礦遺址的蛛絲馬跡,順著密林深處的安南河岸尋找曾經的淘沙金遺址,并借助安南民間至今還流傳的有關挖金銀礦的一些神秘故事,使我在解讀安南廠的歷史時,了解到礦民們曾經的艱辛和安南廠曾經的輝煌。

  安南這片地方,除了村尾面朝東南方向的安南河河口以外,周邊均是高山原始森林。其中,村的東面有白頂拉木山,東南面有圓寶山,西南面有老南山、西北面有安拉洪金山、安拉洪囧山和著名的天寶山等。據當地百姓說,這幾座山上到處密布著當年礦洞,尤其在安拉洪金山上和老南山上分布的礦洞非常密集。據傳,當時,首先開采的是老南山銀礦。老南山的銀礦開采完后才依次開采安拉洪金山的金礦和天寶山等礦山的金銀礦。

  我們先來談談老南山上開采銀礦的遺址。老南山大約高4000多米,金字塔形的山聳立在安南街上村的背后。從村對面遠遠望去,安南街上村靜靜地靠在老南山腳下,通勝壩則從村下方緩緩地延伸到老遠的地方。高山、村莊和農田共同構成了田園美景。但由于上世紀生產隊時期大量開墾山地,原本植被茂密的老南山,也有一些裸露的山面,森林覆蓋不那樣密了。而當年礦工挖掘的礦洞就星星點點地從村頭一直往上分布到老南山的山頂。據當地老百姓說,老南山上的礦洞數也數不清。有的礦洞洞口至今還完好無損,裸露在外面。有的礦洞洞口由于塌方和泥石充塞,現已掩埋,沒法看清楚。由于老南山開采銀礦歷史的神秘感,加上礦洞的誘惑,安南村有膽量、敢冒險的一些放牧人、獵人和上山的村民曾先后鉆入過一些礦洞的深處,去尋找先民曾經的足跡和感受先民尋找礦藏的艱辛。據年近八十歲的王奶奶說,小時候,她和一些小伙伴也曾經鉆入過一口礦洞。礦洞很深很暗,向下傾斜著不斷伸向山體深處。她們打著竹子做成的火把,往礦洞里走了很遠很遠,感覺很陰森可怖。

  若干年前,安南村的一些老板也曾先后同外地老板,在老南山、安拉洪金山、二里新山、天寶山等處的老礦洞里繼續勘探過銀礦,據說,有的礦洞里還找到了礦脈。但最終未聽到有哪位礦老板在開采銀礦的消息,大概是由于這些礦洞已沒有開采價值的緣故吧。

  銀礦開采出來了,就要進行冶煉加工,就要有冶煉加工的地方。安南街上村西南側的干溝邊、村下方的田地里至今還有好幾處銀礦礦渣堆的遺址,當地人們把這些礦渣堆叫做“那崩”。“那崩”是藏語,意思是黑色的礦渣堆。由于探測到這些礦渣里還含有一定的鉛礦物質,好些年前,當地的一些老板就把這些礦渣運出去賣了。所以,清朝留下的這幾處銀礦大礦渣堆都基本鏟完,現只剩下礦渣堆的遺址了。而當時的銀礦冶煉廠址也就設在這些礦渣堆遺址不遠的上方。這幾處礦渣堆遺址中,最大的就是村西南側臨近干溝的那個大“那崩”。據說,好些年前,大“那崩”所堆放的礦渣大得好似一座小山。透過曾經的這么一座小山包似的礦渣堆,我們可以想象,當年的礦工和搬運工們付出了多少的艱辛和磨難后,才從老南山等環境險惡的礦山上把銀礦一塊一塊地挖出來,并一筐一筐地搬運到冶煉熔爐邊上。據傳,當年為了不讓挖礦工和搬運工偷竊銀礦,礦主規定挖礦工一般不得隨意走出礦洞;搬運工搬運銀礦時,也隨時有人監督。同時,為了不讓搬運工偷懶和偷竊銀礦,礦主把搬運銀礦用的背籃編成倒金字塔形的尖底籃,這樣,搬運工既不能隨便休息,也沒有機會偷竊銀礦了。我們從當地民間的這些傳說中,可以略知當年礦工們在礦主的欺壓下生產、生活的艱辛。

  那么,堆積如山的礦渣是怎么冶煉出來的呢?據有關歷史文獻記載,舊時冶煉銀礦時,由于沒有機械儀器,只能全憑人工技術,筑起土熔爐,將熔爐分成上下兩層,上層放富礦,下層專放木碳來煅燒上方的礦石,待礦石完全融化時,加入水銀溶劑,銀子與其它雜質就可以分離開來。據王奶奶說,她小時候,到“那崩”大熔爐上玩耍時,“那崩”邊臨近干溝的一側(當時,溝里還流著一條小溪水),還有一扇巨大的已經腐朽的木質人工鼓風機。出于小孩的好奇,她們還經常會坐在這扇被遺棄的鼓風機上玩耍呢!可惜的是,后來由于長期遺棄在野外,鼓風機也就不知去向了。據村民老翁介紹說,他小時候,阿祖經常會給他講述有關銀礦冶煉的故事。他說,大約阿祖六、七歲時(他的阿祖大約生于1903年),安南村共有三座銀礦冶煉熔爐,村西南側干溝邊的大“那崩”熔爐和村西北邊的大“那崩”熔爐還在晝夜不停地冶煉著。干溝邊的大熔爐上的礦工約有七八十人,其中,冶煉技術人員分兩組,一組負責分解銀子,一組負責分解鉛礦。其余背礦和挖礦的都是安南村人。從老南山和天寶山等礦山上挖來的銀礦被背到冶煉廠來,賣給礦老板楊科爺。干溝邊的熔爐有兩個鼓風機,每個鼓風機的兩側各有一把鼓風扇,每把鼓風扇要用兩人來拉才能拉得動。鼓風機很大,人可以站著從鼓風機里面走過。鼓風手鼓風時,還要一起哼鼓風調:“喔勒……喲勒……喔勒……喲勒……”鼓風手唱的鼓風調不僅整齊,而且非常有氣勢。

  另據民間傳說,大約在一九二幾年前后,繁榮的安南廠曾經發行過幣值為100元和50元的銀幣。當時,香格里拉下橋頭村的楊千總總管安南廠,來自麗江的楊科爺具體管理該廠的經營。銀礦溶液由水銀來分解出鉛礦和銀子后,由楊科爺負責用專制銀幣的模子來鑄造幣值100元和50元的銀幣,并在每個銀幣上都要烙上楊千總的印章。由于安南廠是迪慶藏區著名的金礦、銀礦廠,所以,在迪慶藏族民間鍋莊詞里也不乏有關安南廠銀子的詞句。如鍋莊詞《長壽寶瓶》中有這樣的一句:來自安南的明晃晃的白銀制作的環子喲,是長壽寶瓶的嫁妝。又如,當時周邊藏區民間還流傳有這樣一條民謠:要到長著大楊樹的地方去挖銀子。(據說,以前在安南街上村村尾的大路邊長著一棵有上百年樹齡的老楊樹,往來的人都要從老楊樹這棵安南村標志性的樹木下過。)由于安南地處原始森林中間,比較隱秘,又可以開采金礦、銀礦,且草場也比較豐富,歷史上安南一度成為迪慶藏區很有名氣的地方,成為財富的象征。因此,周邊藏區的好些難民也紛紛逃到這里來避難,并在這里采礦、安家落戶。

  但是,這樣一座繁華的安南廠,在上世紀二十年代,曾幾番遭到了毀滅性的洗劫。據說,當時來自四川等周邊地區的土匪,合伙跑到安南廠殺掉了當時大名鼎鼎的楊科爺及他的兩個女兒,火燒楊科爺的莊園和安南村的糧坊街等街道的一些商房,濫殺銀礦工匠和有錢財的人,燒掉小龍塘城墻,安南村的男女老少也紛紛逃竄到原始森林里避難。被洗劫后的安南廠從此一蹶不振,逐漸消失在人們的視線里。

  據說,安南歷史上的金銀礦開采就是先從西南面的礦山開始,然后慢慢地往西北面的礦山推進的。這些礦山依次是:老南山的一臺(銀礦)、二臺(銀礦),安拉洪金山(金礦),狐貍溝、安拉洪囧山(金礦),新臺(金礦),二里新山(銀礦),天寶山(銀礦)等,共方圓幾十里。其中,金礦以出自安拉洪金山的最好;銀礦以出自天寶山的為最好。

  這些礦山,大都是海拔為4000多米的高山,每年都有好幾個月時間會被大雪所覆蓋。但礦工們不管冷暖,一年四季大都要住在這些礦山上。為了解決礦山上的住宿問題,礦工們在自己所經營的礦洞洞口附近用石頭砌成簡易的石墻,上面放置木梁、木板和樹枝,所謂的房屋就算搭成了。礦工們平時就住在這種簡易的石砌房屋里,偶爾需要采購糧食、油菜和衣物類生活必需品時才到白地、東壩、中甸等地。同時,在山下的安南村莊里,礦工們都搭有簡易的石砌房屋,作為下山時臨時居住的房屋。礦工們的生產工具有斧頭、砍刀、十字鍬、板鋤、板籮、尖底籃、繩子等,照明用的有竹子制作的火把。為什么不用松明而用竹子做的火把呢?據說,松柴火把煙子多,點燃后,彌漫在礦洞里的煙子不易散出去,這不僅影響視線,而且容易得呼吸道疾病、眼病、頭痛等因環境污染引起的疾病。竹子做成的火把不僅容易燃燒,而且煙子少,同時,竹子又比松柴火把要好找得多,那個時候,安南礦山上到處都有竹子。竹子火把一般做成長2尺左右,放置在礦洞里面的挖礦處和整個礦洞相應的地段,這樣,一旦火把點燃完了,礦工們就可以點燃下一個火把,繼續做工。同時,為了防備礦洞塌方,在所有礦洞的兩側都砌有石頭,礦洞的頂部搭有板子、梁子和楔子,并相應地支有許多柱子。直到今天,安南村上了歲數的村民,在談論有關金銀礦礦洞的話題時,都能如數家珍似的說出:“柱子、梁子、楔子,是挖礦洞的三個要件,一個也不得缺少。”

  安南開采金礦自清朝雍正年間開始,至1951年結束,其間大約經歷了200多年的歷史。在這么多年的金礦開采過程中,幾代礦工們開采了許多礦山。其中,安拉洪金山以金礦而聞名,使海拔4000多米高的安拉洪金山腳下形成了當年著名的大街子和小街子這樣繁華的街市。大街子是緊貼安拉洪金山腳的一塊小壩子,壩子上到處布滿了礦洞,而每個礦洞附近都搭有供礦工們住宿用的簡易石砌房。據說,這里是整個礦山上礦洞最多的一處,也是當年到安南礦山上的小商販給礦工賣小吃、糧油、百貨的主要場所。礦工們則用金子、銀子來做交換。那時,大街子是安南礦山上最熱鬧的地方。而坐落在大街子下方500多米處的小街子,也是當年礦山上繁華的交易場所。如今,大街子和已經被參天大樹所覆蓋的小街子坡地上依然看得見當年礦工們和小商販們遺棄下來的壇壇罐罐。

  在礦山挖掘礦石和搬運礦石,歷來都是很艱辛而危險的差事。尤其在那個時候生產生活條件差,再加上高山雪原上空氣稀薄、寒冷、缺氧,還要備受礦洞塌方和被土匪打劫的危險,那個時期安南廠礦工們生產生活的艱辛是可想而知的。

  相傳,安拉洪金山和安拉洪囧山是兩個兄弟山,安拉洪金山為大哥,安拉洪囧山為弟弟,安拉洪金山比安拉洪囧山高。大哥安拉洪金山有個妻子叫白頂拉姆山,此山在安南村的東面,海拔大約有4000多米。當時,在安拉洪金山上挖金礦的礦洞已經布滿了整個山體。每當礦工們從安拉洪金山的深處用斧頭來砍出一截一截的金柱時,安拉洪金山總會感到心臟陣陣作痛。于是他趕緊向愛妻白頂拉姆山請求擺脫危機的對策。夫婦倆相約來到白頂拉姆山腳下臨近安南河岸的一塊較平整的磐石上盤腿而坐開始商討。白頂拉姆山告訴安拉洪金山說: “明天,我會扮成賣金魚、銀魚的商販到大小街子上來做交易,到時,肯定會有好多礦工來看熱鬧。如果山洞里面的礦工還不出來看熱鬧的話,你就可以把身子抖一抖、坐一坐。”第二天,果真有一個人拎著金魚、銀魚到礦山上來賣。在礦洞里做工的好多礦工都非常好奇地走出礦洞,攏向這個商販來看金魚和銀魚。但是還有部分礦工不僅不愿從洞里出來看熱鬧,只管一股勁地抽著大煙,嘴里還不停地說“金魚、銀魚又算得了什么?我們洞里的金子可以用斧頭來砍!”等了些許時辰,那些還留在礦洞里的礦工,依然沒有走出洞外來。于是,安拉洪金山依照白頂拉姆山所出的主意,抖了抖身子,頓時“轟隆”一聲,整個山體就倒塌下來,變成了一座梭石山。從此,原來高大的安拉洪金山就比安拉洪囧山矮得多了。而那些留在山洞里抽大煙的礦工們就被砸得死的死,傷的傷,死傷者的血從洞口匯成一條河流來。為了表示對礦洞塌方死難者的紀念,現在,安南的村民從安拉洪金山的梭石山上經過時,都會非常小心翼翼,以免讓梭石滾下山去,驚動那些亡靈。相傳,如果不慎讓梭石滾到山下去了,就必須要撿到山上來,以表示對礦難亡靈的尊重。至今,在安拉洪金山東側還有一處藏名叫“加貝書”的小溝,其意思是埋葬漢族礦難人員的溝。據說,這條溝至今還有當年遇難礦工的三座小墳包。這三座墳包上面還長著礦難幸存者種的表達對遇難亡靈思念的山蔥。

  關于金礦的淘洗遺址,我們這里主要講講安拉洪金山下的大爐坊和大塘口。從地處二里新山腳下的新山左側的小河溝即狐貍溝往上走500米左右,就到了大爐坊大壩子。大爐坊是安南最大的金礦淘洗遺址,放眼望去,整個壩子上堆滿了當年淘金時留下的沙石。大爐坊主要淘洗來自安拉洪金山的金礦沙子、金礦石和新河上的金礦沙石。新河源自于新山上的一個藏名叫“錯卡”的小湖泊,占安南河流量的80%左右,所以,安南河也叫新河。新河這一名稱是那時的漢族工匠取的。新河的支流源自于天寶山上的一個藏名叫“錯那卡”的小湖泊,河流量大約為安南河的20%左右,是新河的主要支流。

  大塘口大壩與大爐坊大壩連在一起,也是當年淘洗金礦的要地。由于當時所淘洗的金礦石、礦沙量大,方圓二三里的大壩子,都被礦沙堆所覆蓋了。大塘口和大爐坊之間流淌著一條小溪水,叫清水河。大塘口的沙堆是新臺山的金礦石、金礦沙淘洗后所留下的沙子。現在,大塘口沙壩上已經長滿了參天大樹。

  淘金沙也有專門的工具,且非常講究技巧。淘金沙的主要工具有粗篩板和細篩盆,還有木叉。粗篩板的底部是長1米寬2尺的木槽,木槽的底部墊有密密的竹葉,并在竹葉上橫搭有直徑2公分左右的緣木。粗篩板斜搭在河溝邊的引水槽下。淘金沙時,先要把金礦倒入粗篩板上,由河水來沖洗金礦。由于金子的質量較大,淘洗時金子會沉入竹葉和橫檔上,而沙石則會被河水沖走。之后,淘金人員要把沖涮下去的沙石用木叉除到槽外。粗篩結束后,淘金人員先要把沉在竹葉上和篩板檔上的含沙金子攏在一起倒入口袋,再把口袋里的含沙金子倒入楊渣木制成的細篩盆里進行細細淘洗。經反復淘洗排除沙石后,金沙會沉在木盆的底槽里。木盆底槽里的金沙收攏后,還要用金稱來稱好重量,收入松鼠皮做成的小金袋子里。至此,淘洗金沙的工序結束。

  據王奶奶說,到1951年,在安拉洪金山腳下的八格山密林深處,還有阿爺單珍和扎史兩家共同經營的礦洞生意比較興隆。八格山兩家所經營的礦洞金礦含金量較高,有時,背金礦石者還會在礦石沙粒間看到麥粒大的金子。阿爺單珍家淘兩三個月金礦就能夠淘得一松鼠皮口袋。由于淘金礦的生意好,他家還雇傭了當地一些礦民來挖礦和背礦石。王奶奶和她的母親就曾經在大爐房礦地幫阿爺單珍家搬運金礦石。當時,阿爺單珍家淘洗金沙石時,每天都要把淘洗出來的金沙稱一次,并當眾在賬上記錄清楚,作為以后分配得利的依據。由于八格山的金礦是沙金,比較純,所以,能夠賣好價格。據王奶奶說,當時,她們這些淘金的請身(當時對礦山小工的尊稱),不管挖礦的或者是搬運者和淘洗者,亦不管男女老少平均有一份。礦工們的分工也很明確:上午,當挖礦工在礦洞里挖礦時,其他人則要敲竹篾,并把竹篾捆成一把一把竹火把;下午,當她們搬運金礦石時,挖礦工們同樣要來敲竹篾,并把竹篾捆成一把一把竹火把。

  據說,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人民公社成立后,三壩鄉人民政府也曾組織大量人員在大塘口等處進行了轟轟烈烈的挖金、淘金工事,并取得了一定的經濟效果,為地方的經濟建設和改善民眾的生活做出了積極的貢獻。

  三

  另外,一些與礦山有關的地名非常有趣。如:二里新山半山腰上,是當時開采二里新山的銀礦時礦工們修建的池塘。據說,二里新山上到處密布著礦洞,這說明許許多多的礦工曾經在這里挖掘過銀礦,但是,就只有山半腰上的一處小泉水。而且,這口泉水的流量非常小,只能流到幾米長就無影無蹤了。為了解決飲水問題,礦工們就把這口懸在山坡上的小泉水封堵起來,修成了一口池塘。因為這口池塘是泉水封堵在山坡而形成的,礦工們就把此池塘叫做閘塘。可惜的是,曾經赫赫有名的閘塘,周邊也早已成為原始樹林,如今只留在老人們的記憶中。

  又如“甘墩。”“甘墩”為藏語地名,意思是腳踏的石碓,是專門用來舂碎大爐房的金礦石的。當時,礦工們所挖的安拉洪金山的金礦不僅有金礦沙土,也有大量的金礦石塊。據說,這一大塊壩子上到處有搭建腳踏石碓的痕跡。這說明采自安拉洪金山上的金礦沙石數量之多和淘金者之多。

  “合壩”也是礦山上一處重要的地方。據說,為了防止礦工們偷竊銀礦,便于統一管理,礦主規定從老南山和安拉洪金山、安拉洪囧山、新臺、二里新山、天寶山等礦山上背礦下山的礦工必須在這里匯合休息,不準隨意到處亂走。

  同時,我們從老南山、新臺、二里新山等山名中也可以看出開采礦山的時間順序,因為這些山名都是開采礦山時才取上的漢語山名。如老南山,是安南的礦山中最先發現并最先開采的,所以,開采礦山的漢族工匠就給此山取名為老南山;新臺,就是開采安拉洪囧山的金礦之后新發現的一座礦山的臺地;二里新山就是與新臺相隔約有二里處的一座礦山。其它像天寶山、圓寶山、合臺、新河、小龍塘等山水名稱都是那個時候漢族工匠們所取的。

(責編: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辽宁11选5开奖现场